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青州博物馆镇馆之宝状元卷原来是用800元收购来的!

作者:admin   发表时间:2020-01-15

 

《宝物介绍》:这份状元卷是宣纸,长3.3米,宽38厘米。正文之前有万历皇帝的顶天朱批6个大字:“第一甲第一名”。全卷2460个字,分为3部分,第一部分约长70厘米,是填写考生姓名、机关、年龄等,上溯三代的基本情况;中间部分2 米多长是正卷,用八股文小楷书写。最后面的一部分约长55厘米,列有9位读卷官的职务、姓名。9位读卷官中有3位是吏部、户部、刑部尚书。

赵秉忠(1573—1626),明代青州府益都县(今青州县)郑母村人,出身官宦之家,父亲赵僖官至礼部右侍郎。明万历二十六年(1598)赵秉忠25岁时考中状元,官至礼部尚书,临走时将自己的殿试卷子从内廷带出,后存放状元卷的内库失火,其他的状元卷付诸一炬,他的状元卷是唯一流传下来的状元卷。

这张状元卷是赵秉忠1598年,在殿试中所答万历皇帝出的题目《问帝王之政与帝王之心》的试卷,卷中,他论述了帝王与百姓、政策与法治、法制与德制的关系。建议皇帝依法治理国家,以德材衡量用人,二者并举才能达到目的。他还提出了“天民”的观点,将皇帝君主与平民百姓置于上天面前的平等地位,论述法制、德制以及廉政对于安抚民心、稳定社会、治国安邦的重大作用,是一篇难得的治国安邦的好文章。此卷使他从292名贡士中脱颖而出 ,被九位阅卷官和皇帝选中成为了明代第47位状元。

 

中国科举制度自隋朝创立至清代末年结束,历经1300多年,曾产生出700多名状元,但保留至今的状元卷只有这一份。

 

《宝物被发现真实记录》:青州人杰地灵,自古人才辈出,在青州郑母村大家都知道在明朝出了一位礼部尚书,他的后人十三代孙赵焕斌的家中有一件流传下来的宝物,解放初期每当大年初一都要拿出来供奉,整个族人都要供奉祭拜,后来由于文革等原因,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公众的视野,但是赵家有宝物的消息传到了青州文物管理所魏振圣的耳朵里了,于是魏所长就登门拜访,结果吃了闭门羹,赵焕斌挥挥手说道,哪里有啥宝物,文革时期都烧了。

状元卷局部图

 

可是魏振圣并不甘心,于是经常买酒去找赵焕斌一起喝酒,赵焕斌也很爽快,酒量也不小,一来二去倒是熟悉了起来,可是赵焕斌仍然声称家里没有啥宝物。魏振圣所长倒也不在乎,仍然经常找赵焕斌一起喝酒,聊天,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第24次登门之时,微醺的赵焕斌搂着魏振圣的脖子说,老哥说实话吧,我这里真没有啥宝贝,只有祖上流传下来的一份卷子,我家祖训就是每年初一要拿出来祭拜,让我们后人好好学习读书,我没文化,没有秉承祖训读书为第一要务,我知道您来的目的,今天我就拿出来给你看看吧,说完从面缸里底部拿出一个面袋子,大袋套小袋,最后是一个土布枕头,赵焕斌撕开枕头露出一个长的几页纸的册子,然后递给魏振圣所长,说道,就是这个东西,魏振圣急切的打开,反而为了难,作文物管理所所长以前见过的宝物也不少,可以这个东西真的没见过,还有朱批。

明代赵秉忠第十三代传人赵焕斌

 

于是魏振圣提出能否借给他看看三天,赵焕斌爽快的答应了。于是魏振圣赶忙带着带着宝贝赶回了文管所。

 

《宝物被确定的过程》:确定这个宝物的真实身份成了难题,于是魏老买了当夜的去济南的列车,第二天一早感到济南,找到了当时山东省博物馆,可是山东博物馆也鉴定不了这个宝物的真实的身份,于是大家一致建议去故宫,于是赶紧赶到故宫博物院,此时的故宫博物院已经到齐了专家,大家对于青州出现的这个宝物一致认为是状元卷没有问题,但是如何证明这就是明代赵秉忠的状元卷呢?

 

大家互相讨论始终意见不统一。要知道中国科举制度自隋朝创立至清代末年结束,历经1300多年,曾产生出700多名状元,清代的状元卷都保存完整,但是明代的状元卷但保留至今的没有一份,如何确定真伪成了当务之急,忽然人群中有一位专家徐邦达说道,宝贝上的这枚礼部大印不是在故宫库房吗?拿出来比对一下就知道真伪了。很快大印被请了出来,经过比对,状元卷上的印就是礼部这个印盖上的,因此试卷为明代赵秉忠状元卷真迹无疑。大家一下高兴了,确定了国宝,魏振圣也高兴无比,在故宫文物保卫处的陪同下,国宝明代赵秉忠状元卷被护送回了青州文物管理所。

 

接下来在魏振圣的努力下,国宝明代赵秉忠状元卷被以800元的价格进行了收购,青州文物管理所成立博物馆时候,被定为青州博物馆一级甲等文物,禁止展出。

状元卷全貌

 

《宝物失而复得》:作为海内外孤本,赵秉忠状元卷备受瞩目,原件归青州博物馆收藏和展出,复制件分送故宫、山东省博物馆和赵焕彬本人,每天前来瞻仰欣赏的人络绎不绝,然而1991年8月5日,众目睽睽之下之下的状元卷居然不翼而飞了:闻知国宝失窃,青州市公安局局长、副局长、青州市委书记、副市长纷纷到场,通过公安干警的调查,“……现场情况叫人不能不怀疑,作案人怎么知道一级文物库的位置?怎么知道天花板不起防范作用?怎么知道原件放在里面?还有,他又怎么出入北楼大门的?怎么使报警器失灵的?很清楚,不是内盗就是内外勾结!”果不其然,当天晚上博物馆保卫科的林春涛潜逃了。

经过9天的追踪,林春涛终于被抓获,幸运的是,因为是海内外孤本,所有的文物贩子都不敢沾手状元卷,“不是假的就是偷的”,状元卷未被贩卖掉,根据同伙供述,林春涛当时开价150万——因为偷盗贩卖国宝,林春涛于1991年12月被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,1992年6月被执行死刑!

 

状元卷的被盗更加增加了国宝的神秘色彩,增加给这份独一无二的珍宝传奇价值……